南松离开延边要去亚泰?某媒体的报道太让人失望

22岁的南松目前正在经历足球生涯的转折点,那就是明年再找不到球队他就将失去自己所有的优势。1997年出生的他,明年还是U23球员。实际上,为了找队南松也经历了不少磨难。延边富德追溯关于他的权益,他本人不承认,不过富德得到了时任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以及继任者杜兆才的支持,所以南松一直找不到球队。

不过,随着延边富德俱乐部因为欠税而破产解散,案件似乎没有了追溯方,南松的问题归属问题也迎刃而解了。他只要能结束与韩国K2联赛球队富川1995的合同,他就可以找队(年底到期)。其实,在延边富德俱乐部破产后,南松认可的培训单位——延边州体校作为追溯方一直没有放弃对南松的权利。不过,中国足协仲裁庭已经结案——因为延边州体校找不到培训协议,所以南松不构成和体校的培训关系,南松属于韩国俱乐部的签约球员。可实际上,到底怎么回事大家都明白,南松离开就是典型的“出口转内销!”

其实,为南松呐喊就是要为“出口转内销”叫好!不过,在29日,某专业媒体的公号上发布一条名为《南松明年有望重返中超》一文居然这样写道——今年刚满22岁的南松曾是延边体校培养的队员,在延边富德接手俱乐部之前,19岁的他已经转会到了韩国富川,2017年,他租借到了重庆斯威征战中超,当时年仅20岁的南松展现了超强的体能,他在多轮比赛里成为了中超跑动距离最多的球员,赛季结束,他有3个进球4个助攻,成为那一年最佳新人的候选人,最后评委将奖项颁给了富力的中后卫黄政宇。那一年的赛季结束后,北京国安、江苏苏宁等一众豪门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但是延边富德在没有合同在手,国际足联和中国足协都不支持的情况下,声称对南松有所有权,要求他回延边富德。延边富德俱乐部高层找到当时的中国足协领导,要求不能让以南松注册。官司打到国际足联,即将裁决时,延边富德撤诉,错过了注册的南松2018赛季只能留在韩国富川踢球。

显然本文的意思是将富德俱乐部无理取闹,没有正规手续,然后以“医闹”的方式耽误了南松。可事实上,为此延边富德俱乐部在中国足协会议上就提出过注册异议,闹得一位注册办的领导,当即和足协领导发了脾气。南松到底是怎么走的?2016年年初,新成立的富德俱乐部工作人员带着合同来找球员签字,此时走了两个人,一个是一线队的陈晓(去绿城),一个是二线队的(南松)。他为什么要走?无非是想逃避和延边签署一份真正有效的协议。因此,此前延边足球俱乐部实际上就是延边州体育局的一个单位,与延边州体校是同级别单位。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一个妈的两个儿子,他们的财产都属于这个家的。2015年底延边富德俱乐部成立,延边州体育局并未能履行注资承诺,而是以体校梯队以共建的方式入股。富德和延边州体校签署过 《俱乐部梯队合作培养协议》,2015赛季富德还是延边队赞助商时就将延边州体校的各个青训队包装为“富德足校”。那么,你觉得2016年1月才离开的南松是不是属于延边富德的人? 因走得匆匆,经纪人给南松安排的俱乐部是日本的低级别俱乐部新泻天鹅,根本就是不是媒体报道说的富川。

2017赛季U23政策来了,经纪人帮他运作了到了重庆。为何?该队的主教练是张外龙,然后助理教练包括翻译都来自延边,所以熟人好说话……在这里延边富德强烈要求,在会议上足协领导暂停了南松的一切手续。为此,重庆用人心切,老板蒋立章出面调和,拿出80万的给予延边富德俱乐部,作为租借南松一年的租借费。2017赛季南松表现出色,重庆想留下他,可南松经纪人要求的薪资待遇水平,完全超出了重庆的承受范围。此后,南松又去了贵州和河南,都是因为薪资待遇问题没有达成一致。同时延边富德也一直在追溯南松的权利。为此,富川和富德将官司打到了国际足联,富德俱乐部的决心很大,一定要讨还南松。不过,2019年年初延边富德俱乐部撤诉。

为何撤诉?因当时俱乐部陷入到了欠税危机,富德集团觉得不能再继续花代价不菲的律师费。南松方又将官司打到了中国足协仲裁庭,在不久前仲裁庭下了仲裁通知书。仲裁庭以证据说话,培训协议确实没有签,合同也没有签。期间富德俱乐部找到南松希望他能够回归延边,在延边转会出去,这样双方都好看。此时,富川俱乐部拒绝了这个提议,经纪人也拒绝了这个提议。因为富川认为南松是他们的富矿,卖出南松能养他们俱乐部今年。当南松没有转会成功后,2018年南松在富川只踢了三场比赛。请问,这是培养人的节奏?当时富德俱乐部的诉求得到足协领导的认可,就是因为一点,延边此前在青少年培养协议上存在漏洞,如果让南松走了,其他人以同样方式离开,“北方足球之乡”的根基将会被瓦解。

中国足球改革多年,可是对于延边足球来说也处于挂羊头卖狗肉的状态。真正的职业俱乐部是在富德集团正式介入之后,此前的所有工作拥有巨大的弹性空间。在富德进入之前,合同条文并不规范,让经纪人钻了空子。二月底三月初,随着延边富德的破产解散,原来的培训协议作废,所有人又要回到延边州体校,培训协议需要重新签署。在此期间,经纪人、俱乐部一时间云集延吉抢人,当时很是热闹。

延边为经济不发达地区,人才往外走留不住是正常的,可是不按照套路出牌就用东北话说就是很不讲究了。中国足协仲裁庭的结果出炉后,南松有了“自由身”,可是留给中国足球的思考是强烈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给南松洗白就是在支持“出口转内销”。其实“南松事件”说别的都无用——你去海外踢球追求足球梦想可以,但你为什么却一定要回中超来?在高收入面前,梦想就是苍白无力的。南松是一个人才,年轻是犯错是正常的。菲戈当年还和两家俱乐部签署了转会协议呢?关键是这件事带给中国足球的思考。

媒体报道说,南松回到要到即将回中超的北方某队,难道是要去长春亚泰吗?延边球迷普遍接受不了了球员去亚泰,这是要将两家因为中超闹的矛盾愈演愈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