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黄潜之耻造夏窗后勇双前锋拜仁用6球欢送莱万

莱万多夫斯基离开拜仁之后的第一场比赛,在锋线中路取而代之的马内与格纳布里先后破门。今夏“第一个惊叹号”马内开场仅5分钟就利用点球首开纪录,半场结束前又助攻格纳布里破门,首次搭档的“马布里组合”在短短45分钟内已经展现出不错的默契,高位逼抢的积极性更是令人赞叹。

不过在这场6比2大胜美国大联盟弱旅华盛顿特区联的季前热身赛中,“马布里”的风头却被仅仅两天前才加盟的“第二个惊叹号”德利赫特掩盖。中场休息后替补登场的荷兰中卫用时不到2分钟就精彩地左脚凌空破门,接着头球顶中自家球门立柱,“助攻”对手破蛋,最后又在71分钟时因故意拉倒转身突破的斯卡格西蒙森而吃到黄牌。这次犯规之后,德利赫特突然坐在场上,疑似受伤,与队医简单沟通后就由二队小将黑罗尔德换下。好在这只是虚惊一场,一天前才赶到华盛顿的德利赫特赛后表示自己只是累坏了,纳格尔斯曼在新闻发布会上也面带微笑地给出了相同的解释,“他没有受伤,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我想他明天就会恢复健康,而且可以参加星期六的比赛。”

上赛季,拜仁安排了4场季前热身赛,结果1平(阿贾克斯)3负(科隆、门兴格拉德巴赫、那不勒斯),只进了4球,丢了10球之多,令新官上任的纳格尔斯曼略感尴尬。而新赛季拜仁只安排了2场热身赛,先是客场挑战华盛顿特区联,后在绿湾跟前主帅瓜迪奥拉执教的英超冠军曼城交手。以往季前出访美国或者亚洲之后,拜仁一般还会回安联竞技场踢一两场热身赛才会迎来首场正式比赛。但这一回结束美国之行后,拜仁就要在德国超级杯上做客莱比锡RB。以这样的安排,留给纳帅演练新阵型的时间并不多。

与特区联的赛季首秀,纳帅果然祭出4222的新阵型,但上下半场用了两支完全不同的球队,而且将主力分别放在两个半场。上半场的主力是双前锋马内和格纳布里,两闸阿方索戴维斯和马兹拉维,加上萨内和诺伊尔。下半场登场的主力是穆勒和科芒,双后腰基米希和赫拉芬贝赫(戈雷茨卡伤缺的情况下),以及史上最贵的中卫组合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和德利赫特。

穆勒是与结束租借从安德莱赫特归队的齐尔克泽组成双前锋,而不是踢右路——新星万纳出现在这个位置上。不过这个4222阵型一旦转入持球状态,很快就会变成4123,其中一名中前卫压上(上半场的维多维奇,下半场的赫拉芬贝赫),右前卫稍微内收(科帕多、万纳),而左前卫(萨内、科芒)则会前提变成左边锋,因此无论是格纳布里还是穆勒,都可以在最为习惯的右肋部以及边路活动。

由于特区联是大联盟东区副班长,而且出场的球员基本都是替补,甚至来自梯队劳登联,比赛很快就呈现一边倒的态势。拜仁上下半场各进3球,踢了51分钟就已经5比0领先。其实马内的点球和扎比策的远射质量都不是很高,只是特区联的二号门将肯平着实水平有限,而格纳布里的进球则是大折射。真正的“靓波”由德利赫献:基米希右侧角球开前点,穆勒头球后蹭,德利赫特及时调整跑位,不等球落地左脚凌空抽射挂网,射门动作之舒展简直有莱万的风采!

赛前新闻发布会上,纳帅谈到德利赫特是其中一个要站出来分担原本属于莱万的进球重任的球员,“他是个定位球专家。我希望他也可以进七八个球!”纳帅布置的作业,德利赫特第一时间就交了!纳帅赛后称赞道:“马泰斯用左脚打进了一个精彩的进球。我在今天的训练中看到他用左脚完成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传球,如今又看到了这脚精彩的射门。”

职业生涯至今,头球超强的德利赫特每个赛季都有进球。他代表阿贾克斯和尤文图斯正好各踢了117场正式比赛,为阿贾克斯打进了13球,为尤文贡献8球。其中在担任阿贾克斯队长的2018/19赛季,这位身高1.89米的中卫在荷甲、荷兰杯和欧冠(含资格赛)总共斩获7球,这是他新赛季在拜仁需要达到甚至超越的指标。接受《图片报》专访时,德利赫特明确表示拜仁相比于尤文更具攻击性,“拜仁的攻势足球风格绝对适合我,而且这正是我决定去慕尼黑的一个原因。”

当然,拜仁斥巨资引进德利赫特,首要目的并不是让他进球,而是减少球队的丢球。董事会主席卡恩和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都在近期一些访谈中间接承认去年放走阿拉巴是一个错误,因为奥地利人是一名绝对意义上的领袖,能在比赛期间不断地大声组织与提点队友,而德利赫特正是这种类型的后防领袖。卡恩就说:“德利赫特在场上有存在感,他声音很大,我们需要一个在场上能让其他人听得到他声音的人。”

对此,德利赫特表示成为领袖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在阿贾克斯的时候,我们的教练跟我说,我是个很好的楷模,是可以代表俱乐部的人物。在尤文图斯时也是一个发展过程。你必须拿出表现来,然后队友自然就会听你的。我只管踢自己的比赛,其他的事情水到渠成。”

阿拉巴另一个特点是在后防线出球,毕竟他是中场球员出身,也长期担任进攻型左后卫的角色,比一般中卫具备更强的控球、传球甚至盘带技术。正是蒂亚戈与阿拉巴,包括热罗姆博阿滕在过去两个夏窗相继离队,导致拜仁后场的出球与破高位逼抢能力直线下滑。重新提升后防出球能力,也是拜仁为德利赫特一掷千金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其实阿拉巴与博阿滕效力的最后一年,拜仁的防守质量就已经下滑得非常严重,50场正式比赛丢球多达65个,而上赛季43场丢43球已是止跌回升。换言之,德利赫特所要发挥的作用,并不是简单地让拜仁重新拥有一个后防线上的大嗓门和长传好手,而是帮助拜仁重现弗利克上任之初的那种通过新的人员搭配和整体打法所带来的防守质变,重新拥有令对手窒息的统治力。

德利赫特究竟能不能做得到,谁也不敢打包票。但在这场短暂的处子秀当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初来乍到的拜仁新4号已在场上不断地通过大声呼喊和一些手部动作进行指挥。至于一些防守端技术动作上的亮点或槽点,考虑到他经历了长途飞行,时差还没有调整好,加上比赛当天上午还进行了高强度训练,身体状态并不理想,何况对手实力着实太弱,暂时不宜作出深入评价。

那个“准乌龙助攻”更多是运气使然,对手的射门经过卢卡斯脚部折射后突然飞到德利赫特面前,他只能下意识地试图把球顶出底线,结果可能是因为距离实在太近,又或者是身体状态不佳导致反应稍微慢了半拍,他把球顶在了立柱上反弹回来,最后让斯卡格西蒙森捡了漏。那张黄牌的出现,也是有点疲劳所致。下一场对曼城,德利赫特要对位哈兰德、德布劳内们,届时才是球迷验货的机会。

相比于德利赫特,另一名“新巨星”马内的首秀没有那么具有戏剧性。亮点除了首开纪录的点球与助攻格纳布里破门的横传,还有他在进攻三区不遗余力地逼抢。赛前戴维斯谈到马内这位新队友的时候就说过:“他想要球,他会防守,他会铲球。有时候他的铲球就像是后卫,你会惊讶:‘哇,这很可以。’”

前锋参与高位逼抢对于拜仁来说早已是常规战术,以往莱万也要耗费大量体能干这种脏活累活,而马内此前在利物浦同样习惯于此,根本不需要适应。不要忘了,逼迫门将失误送礼的高手,除了本泽马,还有马内。

对于如何才能替代莱万,大部分人或许只是关心哪些球员可以去分担原本属于莱万的单赛季40球以上的产量,但有人站出来接过原本属于他的无球工作,甚至完成得更好同样至关重要。以马内在萨尔茨堡红牛、南安普敦或利物浦的数据,以及他的场上位置和特点,或许他无法在进球效率上媲美莱万,但在防守和为队友创造空间和机会等环节,包括大场面的发挥,塞内加尔球星应该不会令人失望,甚至会带来惊喜。

打完这场比赛之后,马内立即暂时离队,飞往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参加周四晚举行的非洲足球先生颁奖典礼。尽管这趟旅程从季前备战的角度而言非常不利,但高层和纳帅都表示理解和支持,毕竟今年年初率领塞内加尔赢得非洲国家杯冠军并拿到世界杯入场券的马内,几乎肯定会击败前搭档萨拉赫以及塞内加尔队队友爱德华门迪,继2019年之后第2次当选。

对于用30岁的“非洲足球先生”马内替代即将年满34周岁的“世界足球先生”莱万,卡恩表示这是令球队向前发展的一次良机,“我的工作是着眼于未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签下了德利赫特,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要寻找如马内这样有经验的世界级球员,与德利赫特这种拥有远大未来的年轻天才之间的平衡。”卡恩透露,马内在谈判中的态度令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一两天内就决定加入我们,而且他说尽管还有其他邀约,但他想为我们效力。他告诉我们,他想为我们效力,赢得冠军,包括欧冠。”

一年前接替鲁梅尼格成为董事会主席的时候,卡恩就明确提出了要成为“欧洲四强”的目标。但上赛季在欧冠1/4决赛被比利亚雷亚尔淘汰,意味着拜仁在卡恩任内的第一年并非名正言顺的欧洲四强。拜仁在历史上几次刻骨铭心的惨败(例如1999年的诺坎普决赛,以及2012年的主场决赛)之后,总能重整旗鼓,变得更加强大。而这一次输给“黄潜”之后,拜仁同样知耻而后勇。卡恩就说:“很多时候取决于像上赛季那样的特殊失败。对于那场失利,我当时很失望,我至今仍然很失望。我们正是从这种遭遇挫折的时刻,遭遇失败的时刻当中找到了动力。”于是,这才有了马内和德利赫特这两桩在3个月前根本没有人敢想象的重磅交易,而卡恩将其形容为“在转会市场上发出惊叹号”,“我们继续有最高的要求,今后也会继续满足这些要求。我们拜仁会继续位列欧洲四强。”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